明日就將高考,孩子們努力將狀態調至最佳,老師們又如何呢?下麵的三位“80後”班主任,都是第一次帶高三畢業班。正如其中一位老師所說,班主任的“考前綜合徵”,比學生還嚴重。
  蒲麗英:成都市中和中學高三4班班主任
  做好娃娃們的“保姆”
  前天,蒲麗英跟同校文科班的5名班主任去為學生們提前踩點。根據安排,中和中學的近300名文科生,都會到位於劍南大道的石室天府中學考點高考。石室天府中學周圍,幾乎沒有生活配套。趕到考點門前,蒲麗英傻了眼:“孩子們中午休息吃飯咋辦。”她同其他班主任圍著學校繞了好幾圈,終於,他們將目標鎖定在距學校約1公里的泡桐樹小學天府校區。溝通後,小學同意提供食堂和午休場。蒲麗英又開始擔心,娃娃們走路過來要多久?會不會累?天氣熱怎麼辦?
  於是,蒲麗英掐著表,同班主任們步行了一個來回。“你這速度不行,孩子們咋能走那麼快。”急脾氣的蒲麗英不停提醒身邊的同伴。最後的結果取平均數,13分鐘。來回26分鐘,吃飯24分鐘,上廁所10分鐘,進出考場及其他消耗30分鐘,娃娃們能午休2小時……蒲麗英計算著,她想,不論娃娃們成績如何,她得做好保姆,為他們保駕最後一程。
  古燕:中和中學高三9班班主任
  我一個都不能放棄
  “是不是我沒註意,話說重了?”班上排最後一名的男生小波,最近一周已經大哭了三次,古燕很不安。“大家都覺得好學生才在意高考,其實成績差的娃娃,這陣子壓力更大。”小波痛哭的那天,古燕下班後沒有回家。下了晚自習已是晚上10點,古燕專門在樓下等他。“你或許書本理論沒有他們學得好,但在老師看來,你的動手能力和責任心,都特別突出……”,古燕陪著小波一路走回了家。
  小波情緒穩定了,可令古燕哭笑不得的是,最近,班上排第一名的女生也哭了兩次。“高考逼近,娃兒們開始情緒爆發了。”古燕跟著著急,上周晚自習,跟娃娃們打氣之後,古燕強忍住保持笑臉說:“考試時我也會在現場,你們看到我就當看到了媽媽,不緊張。”說完,她輕輕掩門走開,一個人大哭了一場。
  程敏:中和中學高三1班班主任
  學生出走 她拉父親一起找
  上周,程敏班上開了個集體歡送會,送即將回原籍西昌的男生小華。小華幾個月前就該回去的,程敏怕他適應不了新環境,成績受影響,硬是勸家長將小華留到了考試臨近。“都是我的孩子,我希望他們每個都好。”
  臨走前一周,小華看不進去書了。在一節程敏不在的自習課,他跑出了學校。“快考試了,他心理浮躁也正常。”程敏還是叫來了小華家長,在辦公室對小華進行教育。而此時,情緒爆發的小華崩潰了。“你們又什麼時候管過我?……”小華哭著對父親與程敏大吼。
  晚上,小華沒回宿舍。急壞了的程敏叫上自己的父親從家中趕出來,在中和鎮上滿大街找。終於,在一家燒烤店,她看到了正在吃燒烤的小華。她鬆了口氣,差點喜極而泣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王垚  (原標題:為學生提前踩點掐表算來回時間)
創作者介紹

hkvenvaxuknda的部落格

hkvenvaxukn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